[杂淡]关于鸿蒙操作系统的一些个人观点

以下观点仅代表个人立场,可能并不一定准确,仅供参考。

1、鸿蒙首先必需承认它是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,但它也是建立在无数前辈的基础之上的,所以将它与其它操作系统隔裂的任何做法,都是不正确的。

2、鸿蒙底层是不同的操作系统内核,然后在内核上层加了一个抽象层,将操作系统的内核功能抽象出来,从而使上层应用达到与操作系统内核无关的目的。这样,基于鸿蒙开发的应用,就可以在不同的操作系统核心上工作。这里从两个视角来看:

  • 以内核视角,鸿蒙的内核抽象层(KAL)可以认为是一个鸿蒙虚拟机,所有的上层都是运行在这个 KAL 虚拟机上的。所以,说鸿蒙是 XX 套壳,也不是说完全说不过去,只不过是内核套壳。
  • 以 KAL 视角,各个操作系统核心相当于鸿蒙的驱动,就如 Windows 的硬件抽象层一样。

3、由于鸿蒙实现了一个 KAL,那么理论上,内核可以是 Linux、LiteOS、FreeBSD(MacOS 基于 FreeBSD),甚至 NT 内核,所要做的,只是对 KAL 的适配。对于商业操作系统内核,比如 MacOS、Windows,官方纳入的可能性几乎为 0,只是想想罢了。当然了,可以曲线救国,比如在 Linux 内核上套一个 Wine 做为一个内核,模拟 NT 核心或者是用某个开源的实现(我记不住名字了)。

4、同样是因为这个 KAL,那么实际上就能相对轻松实现跨不同设备平台运行的问题。这里,我们关注一点,因为 KAL 的一致性,那么只要是同一指令集,不同平台的软件,我们理论上只需要编译一次,就可以在不同的设备上运行。

5、基于 KAL ,如果在 KAL 上层,提供一个二进制指令集的翻译,在程序安装时,由方舟多语言运行时子系统翻译成对应的原生指令集的可执行代码,最终高效执行的问题。当然也可以像龙芯一样,进行指令集实时翻译执行。这样就可以做到一次编译,不管架构的目的。我不知道这个目标是否在鸿蒙的规划中,不过是个人的畅想,希望鸿蒙的未来会纳入类似的规划,这才能体现鸿蒙真正野心的地方。有了它,应用层在多设备上运行,需要调整的也就是一个 UI 布局的问题,这个对于多设备开发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致命的诱惑。

6、至于系统服务和框架层,这个就不需要说了,它们起承上启下的作用,只是用来简化开发过程的工具。理论上来说,没有它们,也是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,但有了它们,才是真正可用的操作系统,各种服务就是为简化开发和代码重用服务的,系统服务层和框架层实现的功能越丰富,上层应用的体积和重复代码就越少,开发速度就越快。同样的,中间这两层优化的越好,应用的运行效率和体验就越好。对于这一层,唯一操心的就是留给华为的时间太短了,可能会存在赶工的现象,存在优化不到位或者没有注意到的 Bug,影响开发和用户体验。Android 的开源实现 ASOP 应访是工作在这一层的,所以说鸿蒙是 Android 套壳的说法,只是从 Android 应用的视角往下看,只看到了 ASOP 这一层造成的。从 Android 应用的层面来看,确实底下是一层开源的 Android 实现,至于更底下的 KAL 和 Linux 内核,那个对 Android 上层应用是看不到的。

7、鸿蒙的打包格式 HAP 目前采用了和 APK 类似的格式,实际上是一个压缩包。象现在许多格式都采用了这种方式,比如说微软的文档,这个实际上只是一个取舍的问题。设计一种自己的打包格式并不难,象这种压缩包,实际上内部的内容才是关键,外包装重要也不重要,内涵才是关键。

8、鸿蒙现在的推广语言实际上集中在服务和框架层,分布式软总线等等,确实不错,但恐怕真正的野心在于统一操作系统。KAL 实际上是把现在的操作系统内核,当成一个黑盒子,内核变成了一个可以替换的选配。

9、鸿蒙的元服务和元程序,提供的是一种元能力。这个又是对软件功能的一种抽象,是面向对象的一种思想的体现,软件即服务,统合后,理论上可以方便的跨语言调用。分布式总线等服务在这些里,又变成了基础的存在,从而实现功能和交互的分离。换个说法,就是你的程序实际运行在手机上,但它的交互却在电视或智能手表上,而电视或手表上,并不需要真正安装这个程序,它只是类似于 Linux 中 X-Server 和 X-Client 的关系。计算能力被剥离出来,这样可以做到各取所需,各献所能的目的。这种设计,很考验华为对分布式的各种能力的底层优化功底,易用和好用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,努力吧,少年。

10、对于鸿蒙生态来说,2021 年是很关键的一年,手机版本的推出,成为真正面向几亿用户的大考。优化和体验到位,后面就会顺风顺水,各种打压也会烟消云散,所以还是那句话,加油!

11、对开发者来说,鸿蒙是一个处女地,如果你看好它,那就该及时介入。就象一个赌局,牌已经发完了,就看你自己筹码放在何处。

12、对于 Delphi 开发者来说,理论上来说,做鸿蒙上运行的程序,可以首先把它当成 Android 应用来开发,ASOP、HMS 这些都是可以同时在 Andorid 和鸿蒙上用的,所以在 Idera 官方支持鸿蒙之前,这是一个解决方案。另外,鸿蒙本身提供的接口,有基于 C/C++ 的版本,翻译成 Pascal 代码并不难,只是工作量有点大。再就是交叉编译的问题,Delphi 本身提供了 DCCARM 编译器,链接成可以执行的 ELF 这块不成问题,也就是说工具链这块实际上问题并不是很大,需要做的是将程序打包成 HAP 格式的问题,本质上,前面说了,和 APK 的封包格式两者都是 ZIP,只是目录结构有所变化,因此也不存在特别高的难度。就目前来说,这个是有实力的朋友可以考虑的问题。

13、中美之间的冲突,本质上是发展权的冲突,老大当惯了,绝不当老二的零和思维作祟,眼中一切有可能超过自己的都是敌人。所以指望中美冲突迅速合解的可能几乎为零,像朝鲜战争末期,打打谈谈才是主流。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,做为开发者,是不可避免的卷入到其中,想要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要码代码是越来越难了。所有人都应该做最坏的打算,争取最好的结果。


Warning: Undefined variable $post_id in /www/qdac.cc/wp-content/themes/minty/functions.php on line 460
分享到:

评论已关闭。